分类:王者直播体育平台

安宁3名确诊病例驾奔驰车逃逸是不实信息

原标题:安宁3名确诊病例驾奔驰车逃逸是不实信息


近日,网络上流传出一则消息称:“云AXXXX的奔驰车!车上三人均为湖北籍!在安宁东收费站检测后送往温泉隔离途中逃逸,请安宁各卡点注意,三人均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2月4日,安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情况说明,对该信息进行了介绍说明。

据介绍,经安宁市公安机关调查核实后,确定为不实信息,目前该三人不属于疑似或确诊病例,居家监测。各位市民不要恐慌。请广大市民和网民对此条信息不传播,不扩散。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在网上重发布信息、言论应遵守法律法规,对于编造、传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依法查处,绝不姑息。(昆明信息港)

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批驳台当局涉疫情防控谬论

  原标题: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发言人批驳台湾当局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谬论

  中新社休斯敦2月4日电 2月4日,中国驻芝加哥总领馆发言人致信《芝加哥论坛报》,批驳日前“台北经文处”负责人在该报发表的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谬论。

  文章指出,1月29日,“芝加哥台北经文处”负责人通过《芝加哥论坛报》发表不负责任言论,声称台缺席世界卫生大会将“损害台湾民众健康福祉”,造成“国际防疫缺口”。这纯属利用疫情编造谎言,进行政治操弄,谋求“台独”政治私利。

  文章称,台湾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兄弟,没有人比中国中央政府更关心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根据中方同世卫组织达成的安排,台湾地区的医疗卫生专家可以参加世卫组织相关技术会议,有需要时世卫组织专家可赴台湾地区进行考察或提供援助。台湾地区能够及时获取世卫组织发布的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台湾地区发生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也能够及时向世卫组织通报。这些安排都确保了无论是岛内还是国际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台湾地区均可及时有效应对。

  文章表示,武汉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后,中国政府一直本着严肃认真、高度负责、开放透明的态度积极应对,得到包括世卫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及时主动向台湾地区通报了疫情信息。台湾地区专家于1月13日至14日到武汉进行了实地考察,对疫情防控、应对处置、医疗诊治、病原检测等问题进行全面认真了解,并同参与此次疫情防控和患者治疗的大陆专家进行了交流。台方医疗专家对大陆方面的接待表达由衷感谢。这充分说明所谓“国际防疫体系出现缺口”的说法完全不成立。

  文章说,世界卫生组织是主权国家才能参与的国际组织。在中国台湾地区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活动问题上,中方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即必须按照一个中国原则来处理,这也是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和世界卫生大会25.1号决议确认的重要原则。2009年至2016年,台湾地区连续8年以“中华台北”名义和观察员身份参加了世界卫生大会。这是在两岸均坚持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基础上,通过两岸协商作出的特殊安排。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也是中方对台湾地区参与世卫大会作出特殊安排的政治基础。民进党自2016年执政以来,将政治图谋置于台湾地区人民福祉之上,顽固坚持“台独”分裂立场,导致台湾地区参加世卫大会的政治基础不复存在。对此,民进党当局倒真的需要好好问问他们自己,而不是别人。(完)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义凌

防疫物资全球采购有多难?背后的变数与惊险少有人知

(原标题:防疫物资跨国采购都经历了啥?供应商一秒反悔,货物正洽谈却被另一买家现金提走……)

自1月30日起,从美国进口的85台移动式摄影X射线机,开始陆续到达上海口岸并被迅速验放,负责这些货物进口的锐珂亚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安排专车将这些设备送往武汉火神山医院、武汉第四医院等,用于临床快速确诊肺炎。

1月31日凌晨1时,松江海关在松江综保区“零延时”放行了阿里海外直采并捐赠武汉等地防疫用的3批共140万只口罩,总价值148万美元。这批口罩来自韩国和菲律宾,自浦东国际机场进境,转至松江综保区报关放行,由松江综保区内天猫国际仓库分装并迅速发往武汉等地疫情防控现场。

近期,大量防疫物资经抵达上海,大量转运武汉。仅1月25日至1月30日,上海海关就已快速验放疫情防控物资68批次。但是,防疫物资全球采购有多难?它们背后的争分夺秒、变数与惊险少有人知。


东方国际集团采购的防护物资1月31日抵沪。(李茂君 摄)

锁定的货源随时可能流失。1月31日,富春控股采购的近5万件防护物资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这批妥妥入境的物资之前,该企业采购团队在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地四处寻找货源,团队的微信群接连爆出不好的消息——

“口罩供应商反悔了,隔离服供应商也见不上”;

“我们上一秒在跟供应商说明需要的出口检验报告和企业相关承诺,下一秒就有其他买家说,他们不要求供应商提供任何证明和文件。现在8100套杜邦Tyvek 600型防护服与800套英国Microgard防护服被人用现金提货,我们来不及买了……”

几经曲折,当团队终于在印尼敲定1万件防护服时,又怕夜长梦多,索性将原本货物从供应商的仓库直接送机场的线路,改为货物先提至富春控股在雅加达收购的仓库,因为“把货拉到自己仓库才能放心”。

阿里的跨国采购也曲折。1月30日,一票由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印度尼西亚阿里云公司捐赠物资运抵浦东国际机场,涉及口罩7.7万只,总价值36万元人民币,救援物资由菜鸟物流直接发往武汉。这批货物来之不易,因为包括印尼在内东南亚国家正值放假,工厂不开工,有库存的厂家不多,而且当地也有需求,因此供应商很不积极。阿里印尼采购团队只能一遍遍与供应商沟通,称“这是在救命”,最终说服了供应商,将新到的一批货卖给中国。

1月31日上午,一架从荷兰阿姆斯特丹起飞的波音777货机成功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装载的是由东方国际集团采购的25万件防护服、13.6万件口罩,整整550立方米,通关后被第一时间调配至上海医疗一线。1月22日,东方国际集团接到上海市要求,要全力保障疫情防控物资供应。东方国际集团总部与各外贸公司紧急抛出医护物资求购清单,寻找全球医护物资厂商进行采购,于1月25日大年初一成功锁定了货源。


东方国际集团采购的防护物资1月31日抵沪。(李茂君 摄)

但因适逢中国春节与欧洲周末,货款支付遇到难题。东方国际在上海市商务委的紧急协调支持下,由交通银行加班,开放特别通道支付货款,通过其联系纽约分行加急办理,最终在5小时内将货款按时付达客户账户。然而,提货过程中又出现波折——客户因故不肯放货。上海市商务委又立即启动外事应急预案,一边寻求客户所在国驻沪领馆紧急协调,一边打电话给客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明该批物资对于上海疫情防控的重要性,最终成功劝说客户放货。

栏目主编:吴卫群文字编辑:吴卫群题图来源:李茂君 摄

东方国际集团采购的防护物资1月31日抵沪。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晔,刘锟责任编辑:舒成禹_NA1864
▲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对所有疑似患者进行集中隔离。图片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官网

新京报:“集中隔离”疑似病人,是必要举措

  原标题:“集中隔离”疑似病人,是必要举措

  “集中隔离”措施的全面启动,当下非常必要,这不仅是武汉乃至湖北疫情抗击的一个拐点,也是一项保护疑似患者的人性化之举。

▲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对所有疑似患者进行集中隔离。图片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官网
  ▲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对所有疑似患者进行集中隔离。图片来源:湖北省人民政府官网

  2月2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会议强调,当前防控形势依然严峻,要求对所有疑似患者集中隔离。当天,武汉也宣布,对全市经发热门诊诊断有肺炎症状的发热病人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人的密切接触者,由各区安排车辆分别送至区集中隔离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治疗或采取其他预防措施。

  “集中隔离”措施的全面启动,不仅是武汉乃至湖北疫情抗击的一个拐点,也是一项保护疑似患者的人性化之举。同时,有助于打消外界对于武汉乃至湖北未确诊病例的担忧,有力阻断疫情的传播。

  此前,对于新冠肺炎的疑似患者,武汉等地多采取居家隔离等措施。但自从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将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并按甲类传染病管理后。居家隔离需要用“集中隔离”取而代之了,因为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针对甲类传染病,“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由此看来,进行“集中隔离”是早该施行的举措。

  居家隔离对于阻断疫情,固然有一定作用,但由于病例的不断暴增,居家隔离能否严格执行,一直面临挑战。而对于那些因种种原因不能确诊,但是实际上很可能属于新冠肺炎的患者而言,他们多具有高传染性,居家隔离对他们其实并不合适。

  按照相关规定,社区工作人员必须对居家隔离进行监护。但实际上,这样的监护措施很难不折不扣落实。毕竟,这些居家隔离者,他们需要生活,要去医院进行诊治,难免四处走动。这就扩大了疫情传播的风险,难以对其他健康人群进行有效保护。

  有媒体采访武汉某社区就发现,社区工作人员对于居家隔离人员的监督,大多只能用电话进行实时追踪。当疑似病人需要去社区卫生院复查时,社区会让他们自行去复查,这实际上已丧失了居家隔离的意义。

  相较而言,“集中隔离”就能克服以上种种弊端。集中隔离,集中监护,相比在社区中分散执行隔离,成本会低很多。免费提供食宿,被隔离者的生活能有保障,而无需自己亲自操劳。而且,集中隔离,可以根据疑似患者的病情,进行分类管理,这有利于防止交叉感染。集中隔离期间,还可以同步进行医学观察和治疗,方便资源调配,降低疑似患者的就医难度,避免轻症拖成重症。

  集中隔离,作为患者有配合的义务,这是湖北及武汉官方所反复强调的。不过,在强调患者义务的同时,患者的权利保护也不能忽视。被隔离患者,不仅应当获得良好的照护和治疗,也需要更多人性化措施,打消他们的后顾之忧。比如,一些患者隔离之后,他们家中的老幼谁来照护,相关部门必须妥善安排。隔离患者行动受限,与社会隔绝,心理健康如何维护?非典时,北京等地给隔离点开通心理咨询专线,类似的经验其实可以借鉴。

  此次湖北宣布启动“集中隔离”,赢得舆论一片肯定。这对更多地方也是一个启示,抗击疫情,必须抓住关键的时间窗口,果断采取措施,对于疫情严重地区而言,因地制宜地“集中隔离”越早实施,效果越明显,从而扭转抗击疫情的被动局面。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祝加贝

耶鲁公共卫生专家:疫情高峰拐点2月21日左右出现

  原标题:耶鲁大学公共卫生专家预测:疫情高峰拐点2月21日左右出现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觉珵]以中国武汉为源头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受到全球关注,也成为各国流行病学、病毒学、公共卫生学等不同领域学者研究的课题。作为与中国联系最紧密的美国高校之一,耶鲁大学已经召集校内学者对发生在中国的疫情进行探讨与研究,并试图从多个学科提出建议。

  这一研讨的参与者、耶鲁大学全球健康政策与经济学助理教授、美国中国卫生政策与管理学会会长陈希近日接受《环球时报》专访,介绍了他从公共卫生领域对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的分析与建议。

  有未发表论文显示武汉封城后传染性下降三成

  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3日24时,全国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3235例,此前一天,这一数字为2829例。确诊人数的快速增加意味着疫情正在向其高峰发展,而何时能够到达“拐点”是各方最为关注的。

  对于这一“拐点”何时到来,新增确诊人数何时开始减少,钟南山院士本月2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此次疫情有望在未来10天至两周左右出现高峰,即高峰期将出现在本月12日至16日间。而根据英国兰开斯特大学传染病学家乔纳森·里德(Jonathan Read)的预测,这一高峰会在2月26日左右到来。

  陈希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根据他与耶鲁大学部分学者研究,疫情的高峰、“拐点”可能会在2月下旬,2月21日左右出现。但他也强调,所有的预测模型都存在局限,很多影响因素也无法体现在模型中。例如,病毒传染能力的变化是较难预测的,有的学者认为病毒的毒性是在逐代降低的,甚至有国内学者更为乐观,预测此次疫情最终会演变成一次大流感。

  而另一个模型无法预测的重要因素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干预。陈希认为,中国政府大力的干预对疫情防控起到了巨大帮助。根据陈希看到的一篇尚未在学术期刊正式发表的论文,武汉封城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R0值)下降了30%。

  此外,陈希提到,确诊病例的快速增加也与检测试剂盒的可获得性增强有关。工信部副部长田玉龙3日透露,核酸检测试剂日产量已经达到了77.3万人份,相当于疑似患病者的40倍。

  尽管国内外对于新型冠状病毒及其感染肺炎的研究越来越多,但陈希指出,很多预测之所以不确定性强,一个重要原因是还没有确定感染源。随着信息逐步披露,有研究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并不仅是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

  病毒的源头直接决定了一代感染者的数量。有学者建议,武汉市应该对下水道进行检查,如果下水道中存在携带病毒的蝙蝠粪便,那么病毒很可能会在全市范围内传播。“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代传染者就会更多。初期病毒的毒性更强,死亡率也会更高”,陈希分析称,如果病毒源头仅在华南海鲜市场,那么直接接触者不会太多,更多的患者是二代、三代、四代病毒的传播,这样死亡率会低一些。

  基层医疗机构应该当好“守门员”

  在结束了上月底的访华行程后,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称赞了中国在短时间内发现病原体并立即与世卫组织分享相关信息以及承诺公开透明发布疫情信息。在陈希看来,谭德塞提到了此次疫情防控工作的核心——透明度。

  陈希表示,透明度决定了很多事情,如资源的配置、民众的恐慌程度。与透明度相关的另一个重点是公平性,它影响了物资分配是否合理、公平。此外,效率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近日,武汉和湖北的医疗物资供给紧张,多家医院曾宣布库存告急。陈希表示,在特殊时期,更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同时具备公信力和效率的机构进行物资调配管理,比如军队。此外,社会力量也应该得到积极动用,它们的透明度、公信力和效率可能更高。在美国,UPS、联邦快递(Fedex)等物流企业都会利用其严密的物流网络参与到救灾防疫之中。事实上,在为武汉运送各类物资的过程中,顺丰、菜鸟等物流平台一直在发挥作用。

  如果说透明度、公平度和效率是防治疫情过程中需要始终坚持的原则,那么具体到医疗资源的分配中,陈希呼吁分级诊疗体系应尽可能发挥作用。陈希建议,湖北的基层医疗机构在此次疫情中需要扮好“健康守门员”的角色。

  “人们生了病都要往医院跑,这是不对的”,陈希对《环球时报》表示,基层门诊应该做好预诊,不让大量的病人盲目涌向医院。目前是流感季,也是感冒发烧的高发期,据统计,90%以上的病人不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而这些病人直接前往医院,不但占用了资源,并且也容易发生交叉感染。据国家卫健委此前公布的数字,以1月27日为例,武汉市发热门诊的接诊量为10261人,其中真正需要留院观察的为377人。

  此外,陈希也建议可以更多地利用远程医疗技术,不需要让病人都一定亲自到医院就诊。

  火神山雷神山之外应有更多配套措施

  本月2日,武汉首座用于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专科医院——火神山医院正式交付,另一座雷神山医院也计划于5日交付。这两座医院均是对2003年“非典”时期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的复制。

  “火神山和雷神山的收治条件肯定会比现有医院更合适”,陈希认为,不仅如此,由于武汉不少医院都用来收治肺炎患者,影响了其他疾病的救治,这两所专科医院的建设更具价值。除武汉的两座医院外,黄冈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南京的公共卫生医疗中心等“小汤山模式”医院均已经启用。

  陈希补充称,虽然学习的是小汤山经验,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染范围更大,所以“小汤山模式”的有效性可能会低于2003年。

  对于如何让这些专科医院在防治疫情中发挥最大作用,陈希建议称,不能只增加容量,还应该配合分级诊疗、远程医疗、征用宾馆进行医学观察等手段。否则,以火神山雷神山2000多张床位的规模,很快就会饱和。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玉